《水浒传》章回梗概1—5

抱歉,不会更新了。选举青少年版本的名著,能够更利于内走理解涉猎。

第一回 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

宋仁宗嘉祐三年,瘟疫通走,初降赦天下罪囚,赦免民间赋税。天灾照样,后令太尉洪信携御赐之物,前往江西信州龙虎山,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星夜临朝,祈禳瘟疫。

至龙虎山上清宫,监宫真人乞求洪太尉斋戒沐浴,休带从人,更换庶民,自背诏书,焚烧御香,步走上山礼拜,叩请天师,以示赤心。

太尉一路山走疲劳,遇到吊睛白额锦毛大虫和雪花大蛇,却未被伤及。又见一倒骑黄牛的牧童,告知太尉,天师已前往禳疫。洪太尉下山,心有余悸,真人道牧童就是张天师,种种乞求皆为天师试探。此事既已毕,便好生欢迎。

次日真人邀洪太尉游山。太尉见“伏魔之殿”,失踪臂众道士劝阻,令从人开门进入。殿中有一碑文“遇洪而开”,太尉大喜,又令从人兴首一片大青石板。意外黑气冲天,放出妖魔。

第二回 王教头私走延安府 九纹龙大闹史家村

洪太尉问得住持真人,他放出一百单八个魔君转世,即三十六员天罡星,七十二座地煞星。大错铸成,太尉恐仁宗知而见责,差遣打发从人,遮盖误走妖魔一节。进汴梁城,听闻天师在东京禁院做了七昼夜好事,普施符箓,禳救灾病,瘟疫尽消,军民安泰。洪信据此奏说,得到天子赏赐。

宋哲宗年间,一帮闲的破落户高毬因犯事投托于柳世权处,又得董将仕,小苏学士,小王都太尉引荐,凭踢得好一脚气毬与端王结识。

首身后,高二改毬为俅。后端王登基,立帝号曰徽宗,抬举他为殿帅府太尉。王升曾一棒打翻他,他就招架王升的儿子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。王进抑郁心日后哀痛,娘儿两个私走延安府。中途路过史家村,庄主太公之子九纹龙史进好耍枪棒,不务农业。王进母亲心疼病发得其声援,他与史进结为师徒以偿恩德,半年后再次起程前往延安府。

史进父亲病往,家中自此无人管业。某日他在猎户摽兔李吉口中得知,少华山好汉打家劫舍,华阴县县衙出三千贯赏钱捉拿。

待好汉来打史家庄,史进早做准备,活捉跳涧虎陈达,后神机军师朱武与白花蛇杨春请罪,史进见他们是义气好汉,放三人回山。三头领感恩送礼,史进回礼,自此频繁来往。将近中秋,史进就修书一封让庄客王四请三头领来庄赴宴。王四回庄途中吃众了酒,醉得不省人事,颇识几字的李吉拿走了回书往报官。王进醒来时,打定现在的遮盖此事,导致四人毫无挑防,在饮酒时被官兵围住。

第三回 史太郎夜走华阴县 鲁挑辖拳打镇关西

史进放火烧庄,和三头领杀出重围,砍了泄密者李吉。他不愿少华山落草,告别陈达等人,往延安探求师父王进。

途经渭州,史进与鲁挑辖鲁达在茶馆相识,又在街边遇到打虎将李忠。三人在潘家酒楼吃酒,听到隔壁传来一女子哭声。正本那女子名唤金翠莲。一家人来此投奔亲眷,母亲身故,亲眷脱离,郑大官人强骗翠莲为妾,他娘子逐翠莲出门,追要莫虚有的三千贯典身钱,无处申诉,因此啼哭。三人遂给金老父女俩十五两银子做盘缠脱离。

挑辖死路怒,次日到镇关西郑屠的肉铺,有意招架,要他切十斤臊子精肉,十斤臊子肥肉。郑屠整弄一早,鲁挑辖又要他切十斤寸金软骨做臊子。郑屠苏醒挑辖戏弄,二人厮打首来。鲁挑辖三拳打作古郑屠,后谎称郑屠诈作古,趁机逃走,自此被官府通缉。鲁达走至代州雁门县看榜时,被人扯住。

第四回 赵员外重修文殊院 鲁智深大闹五台山

待鲁达回转身来,正本是渭州酒楼上救了的金老。这金老父女随老邻居到此,他与大财主赵员外做了翁婿。

鲁达在员外庄上住了五七日,后前时常五台山文殊院做僧避祸。长老以为鲁达很有佛缘,送他法号智深。鲁达晚不坐禅,喝酒打人。念鲁智深初犯,长老且饶他一回。

月余,他下山打造关王刀一致的戒刀和禅杖。假借以前僧人名义喝酒吃狗肉,在半山拽拳使脚,打坍亭子,打坏金刚,要烧寺院,回寺呕吐,给禅和子嘴里塞狗腿,搞得内走卷堂而散。监寺、都寺遣众人来打,鲁达趁酒醉大闹一场,被长老喝住。犯此大祸,长老看在赵檀面上,打发他往处安身,赠他四句偈言。

第五回 小霸王醉入销金帐 花和尚大闹桃花村

长老赠智深四句偈言:遇林而首,遇山而富,遇水而兴,遇江而止。让鲁智深往东京大相国寺找长老师弟智清禅师,讨职事僧做。

路上在桃花村借住了一宿,为刘太公消释逼婚之抑郁。智深假扮太公小女,打了来庄逼亲的桃花山二头领小霸王周通,大头领李忠为二头领报仇,却认出鲁达。果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。李忠、鲁达、刘太公三人到桃花山聚义厅,休了亲事。 后智深因看不惯二人小器走径,趁李忠、周通下山劫掠金银给他,从后山滚下而往。

鲁智深离了桃花山,复走数十里,身倦肚饥,骤然闻迢遥铃铎声声。


Powered by 欧美日产2020乱码芒果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